城市富人名人越生越多 计划生育遭遇新难题

灵异奇谈网

2016-10-18 03:54:33

同时,此次事件也为中方处理类似问题提供了借鉴。他表示,中国政府对在该问题上寻求国际帮助持开放态度,相信中国环保总局会对与有关国际组织合作表示欢迎。

针对有记者提到的“中方是否准备向俄方提供经济赔偿”,刘建超作了否定回答。

外交部昨天发布消息称,应中国政府邀请,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将于1�3月�5日至7日正式访华。对此,发言人刘建超透露,安南秘书长访华期间,双方将就联合国改革的有关问题交换意见,届时中国领导人和外交部领导将与他进行会见和会谈,目前访华的具体细节还在磋商之中。

另外,有记者问,“据了解,日本和中国将于下月在北京就联合国改革问题进行磋商,中国在此问题上持何立场?”

对此问题,刘建超介绍,中国支持联合国安理会进行改革,主张应该优先考虑增加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的代表性,让更多的中小国家能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到安理会决策过程中来。

据马来西亚媒体�39日消息,针对3�3名中国女子在马来西亚槟城被扣期间受虐事件,吉隆坡移民局和槟城移民局展开进一步调查。此前推迟访华的马来西亚国内事务部长认为受虐报道可能被夸大,同时,本应在�39日公布的中国女子被警方裸拍受辱案的调查报告,马来西亚媒体当天并没有公布。

马来西亚反对党议员�39日要求对虐待华人女子的警察采取严厉措施,并指责政府似乎有否认警察滥用职权之嫌。议员特里莎郭说:“我们有证据显示外国人受到警察不公正的对待。而一些政府官员似乎否认有这种情况。”

据马来西亚《光华日报》�39日报道,“中国女郎被大马警方裸身拍摄受辱”事件的报告书已经出炉,一旦国会接纳紧急动议,马来西亚国内安全副部长诺奥马将会在�39日的下议院会议中公布有关报告书的内容,并准备回答议员的提问。据了解,如果国会没有接纳这项临时动议,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巴克里将向传媒发布文告,交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槟州州长许子根称,他已和国内事务部长阿兹米进行商讨,阿兹米已指示吉隆坡移民局展开调查。许子根表示,他已经下令槟州移民局深入调查此事是否属实。

许子根表示,滨州移民局展开调查后,近期内将提交报告。3名中国籍女子日前向中国《海峡都市报》投诉,指称两个多月前,在槟城遭移民局扣留1�5天,期间遭到官员非人对待,包括被逼趴地学青蛙和狗叫、吃生虫的米饭、在尖石子上赤脚跳跃半小时、违抗者被还以警棍等。

�3�9日,在与马来西亚华人旅游业工会对话后,马来西亚国内事务部长阿兹米向媒体表示,三名福建女子宣称遭槟城移民局非人对待的报道,存在多项疑点。他说,报道指中国女子不遵从指示,就遭警棍抽打,实际上,移民局官员并没有配给警棍。

针对报道指中国女子被逼喝没煮沸的水,吃生虫的米饭,每人一小块咸鱼一事,阿兹米说,这是不可理喻的指责,“因为马来西亚的自来水都可直接饮用。”

他说,中国女子指官员命令她们再购买机票回国,而不可使用原本的回程机票。“这也不合理,难道官员会做这些蠢事?”受中国方面的要求,原本要启程前往中国进行解释的阿兹米将行程推迟到下个月。

与此同时,关押中国女子的马来西亚槟州移民局主任祖斯尼坚决否认曾对羁押者施虐,并认为官员不会使出如此残酷的手法。

祖斯尼说,一直以来该局都以友善的态度对待外籍公民,绝不可能向她们施以非人道的行为。在接受马来西亚媒体受访时,祖斯尼表示,如果真有此事,该局将深入彻查。本报记者廖爽

马来西亚国内安全副部长诺奥马�3�9日指出,外国人如果认为马来西亚警察残暴,大可不必继续留在马来西亚,应该回到自己的国家。这么一来,马国警方就不必忙着取缔非法外劳。

诺奥马指出,他不希望看到因为一名中国女郎在扣留室内脱光受罚时被偷拍的事件,使得警察各方必须负责,影响警方的士气。他还说,如果认为警察不必严厉执法,日后社会问题丛生,就不要怪罪警方。

诺奥马坚称,警方在偷拍一事中并没有违反章程。他说,该国警察脱光妇女的衣服进行搜身是例行程序,如果引起不满,欢迎当事人控告马来西亚政府和警察。“警察只是例行公事。如果对这个程序有任何不满,我欢迎他们起诉警方或政府,让法庭判决,无需再争吵。”他说。

诺奥马在马来西亚国会接受媒体的访问时称,警察进行裸体搜身,是因为担心嫌犯会隐藏一些不法的物品,如毒品。叫接受盘问的嫌犯蹲下来,是为了避免嫌犯将不法物品藏在身体的某些缝隙内。他还说,对女嫌犯进行裸体搜身的时候,警察都会派出一名戴头巾的马来族女警监视。

诺奥马的讲话立即遭到了反对党民主行动党主席林吉祥的批评。林吉祥认为警察的权力不能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并担心诺奥马的这番谈话会激怒中国,严重损害中马关系。并进一步影响将于1�3月在马来西亚举行的东亚峰会。综合

一名马来西亚公正党女党员�3�9日闯入国会投诉,称她于5年前被警方扣留时,也曾遭到同样的对待,被警员命令全身赤裸做下蹲。

据马来西亚媒体报道,�3�9日,3�1岁的受害人罗娜在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等人的陪同下,在国会召开记者会。罗娜说,�3�1�1�1年11月5日,她和丈夫到一集会现场摆摊做生意。正当两人准备营业时,他们与其它小贩遭警方逮捕。她说,警方不断盘问她参加集会的原因,还骂她愚蠢。罗娜形容,当时警员命令她脱光身上的衣物,包括内衣裤。警员还威胁说如果她不“听话”,将收回她当时租赁的住房,她的孩子也会被列入学校黑名单。迫于无奈,罗娜被迫全身赤裸在长凳上做1�1次下蹲。本报记者廖爽

就连续发生侮辱华人事件,马来西亚知名华人报《光华日报》调查显示:�7成读者认为马来西亚国际形象蒙羞,15%的读者认为马来西亚警察形象受到损害。在网友评论中,多数网友对马来西亚警方的行为表示不满。一名马来西亚读者认为:这个事件一定会破坏马国在东南亚的名声甚至本身的经济成长。本报记者廖爽

中新网11月3�1日电据美联社报道,阿拉伯半岛电视台�39日播放了一段录像带,录像带显示一不知名组织绑架了四名西方和平活动分子。伊警方称这是新一轮绑架活动的一部分,绑架活动的目的是为了破坏将于下月举行的议会选举。

半岛电视台称,这四名西方人质是被“真理之剑旅”绑架的,“真理之剑旅”声称这四名人质是在基督教和平活动外衣掩盖下的间谍。这四名人质包括一名美国人、一英国人、两名加拿大人,他们都是总部位于芝加哥的援助组织基督教和平制造者团队的成员。

录像显示退休英国教授诺曼·肯伯和其他三位人质站在地板上。电视画面展示了7�5岁的肯伯的英国护照,但没有说明其他人质的身份。但基督教和平制造者团队证实其他三位人质是5�5岁的美国人福克斯、�51岁的加拿大多伦多人洛伊、3�3岁的加拿大电子工程师索登。他们自上星期五以来就一直音讯皆无。

基督教和平制造者团队在一份声明中称,它强烈反对美国入侵伊拉克,并指责联军应为绑架事件负责。声明称:“我们很愤怒,因为发生在我们团队成员身上的事情是美国和英国政府的行为所致,美国和英国政府非法攻击了伊拉克并继续对伊拉克进行占领,对伊拉克人民进行压迫。”

一位发言人称,基督教和平制造者团队不认为自已是一个原教旨组织。女发言人菲利普斯对美联社称:“我们在这方面非常严格:我们不是传教士。我们感兴趣的只是结束针对伊拉克平民的暴力和毁灭。我们的成员早在�3�1�1�3年就曾前往伊拉克。在美国入侵伊拉克后,我们的主要任务一直是纪录下美军侵犯人权的事件。”

该组织发表的声明称,福克斯来自弗吉尼亚,他有两个孩子。索登正在新西兰的奥克兰大学攻读英语言文学硕士学位,他打算以后去教书。肯伯则是一位长期的和平活动分子,他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孙子。

德国电视台昨天还公布了一张德国女考古学家被伊拉克武装人员带走的照片。绑架者威胁说除非德国断绝与伊拉克政府的一切联系,否则他们就要杀死奥斯托夫和她的伊拉克司机。德国政府宣布说,德国妇女和她的伊拉克司机是于上星期五被绑架的。ARD公共电视台称,它已获得了一部绑架者发出威胁的录像带,电视台在其网站上公布了一张奥斯托夫和她的司机上被蒙上眼睛,坐在地板上的照片,身边则站着三名蒙面武装分子,其中一人还手拿榴弹发射器。

一家德国报纸称,奥斯托夫早在夏天就遭到与伊拉克基地组织有联系的极端分子的威胁,美军士兵为了她的安全将她从摩苏尔转移至巴格达。美军发言人约翰逊中校称,他不知道这一报道,如果报道属实,那么德国政府应当知情,“我们将让他们就此发表评论”。奥斯托夫的母亲告诉德国媒体,她的女儿是在为德国一家援助机构工作,这家援助机构在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前就在伊拉克境内分发药品和医疗物资。

与此同时,两名美军士兵昨天在巴格达北部遇路边炸弹袭击身亡。一名逊尼派教士在离开清真寺时被暗杀。�7名伊朗朝拜者在一什叶派宗教圣地附近被绑架,伊朗电视台称所有人质都已于昨晚获释。

在�3�1�1�5年和�3�1�15年初,有许多外国人在伊拉克遭到绑架和斩首,但是由于许多西方团体已离开伊拉克,那些留在伊拉克的西方人的保安工作得到了加强,针对外国人的袭击活动在最近几个月大幅下降。包括伊拉克基地组织在内的武装分子共绑架了�3�3�1多人,至少杀害了3�9名人质,其中包括3名美国人质。

目前还不清楚最近的绑架事件是一个团伙所为或只是巧合。但警方称,这可能是武装分子破坏政府声誉和1�3月15日议会选举行动的一部分。伊警方少将法拉说:“恐怖分子将试图在选举期间破坏稳定局势以阻止人们去投票,他们将通过绑架、暗杀和威胁公民的方法来达到这一目的。我们对此已制订了全面的保安计划。”(春风)

“我这两天一直没睡好觉。”11月�3�9日早上�9∶�3�1,江西省副省长胡振鹏在接受《�3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语气凝重。

11月�3�7日早上�9∶�57,在九江县和瑞昌市之间发生5.7级地震后,分管科技、卫生、体育、抗震减灾的胡振鹏副省长,立即赶到现场,在奔波中度过了每一天。

57岁的胡振鹏不仅仅是江西省政府的一位高官,他还是我国著名的水利专家,早在19�97年就获得武汉水利电力大学的博士学位。针对有传言认为九江地震与三峡工程有关的看法,他以专家的身份予以否认,“这两者根本不是一回事,那是瞎说。”

面对突如其来的地震,胡振鹏很是揪心。在本报记者专访结束的同时,他又匆匆赶往参加一个紧急会议。

《�31世纪》:地震发生后,国家主要从哪些层面进行了救助?你们主要做了哪些事情?

胡振鹏:国家对九江地震相当重视。地震发生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吴官正分别打电话,对应急工作进行指示。国家地震局副局长李友博亲自带着一个�3�1人组成的专家队伍,来到九江,后来又从全国调来了3�1多名地震专家,今天还要从黑龙江调来1�1名专家。

我们的反应速度很快。九江市政府在地震发生半个钟头之内,就召开了应急会议,启动了一级应急预案。地震发生后1�1分钟,省里就开始了解南昌这边的震情,并对九江启动了二级应急预案。

九江市启动的一级应急预案是全局性的,针对的是整个范围以及各项工作,以地震为中心展开;省政府启动的二级预案是单项的,包括两个方面:专门针对抗震减灾;专门针对九江地区。我们的二级预案有3�1多项,包括火灾、洪水、抗旱等等。

经过努力,今天学校的学生全部开学了,我们把所有的学校都装上防震棚。这次地震老天帮了我们的大忙:一是早上�9:�57发生,大家都出去了,上班的上班;二是发生在星期六,学校不上课。真是千幸万幸!

《�31世纪》:根据经验,地震带给灾区更大的伤害是恐慌。我们发现很多居民现在夜里根本不愿意回家居住。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胡振鹏:昨天(11月�37日)上午,国家地震局通过科学分析,发布了一个短信息:�7级左右的地震,离震中�3�1公里以外的地区,如果房屋没有损害,在家居住危险性不大。

另外,我们从全省调集了15�1名建筑专家。从今天九点开始,对震中核心地区所有的房屋进行排查。按照地震后房屋建筑规范分成两类:可以居住和暂时不能居住。可以居住就是指没有损伤的,随着余震的消失,应急期一过,就可以搬进去住。不可以居住的又分为两类:一是结构已经严重影响的,今后要拆除;另一类是损伤不严重,修理以后可以住进去的。

胡振鹏:九江老城区旧房多。195�1年代、19�7�1年代、197�1年代,甚至是解放前的房子都有,这些房子一点抗震能力也没有。土坯的、木头的都有,基本上都是结构性损伤。表面看来损伤不多,但是严重损害不能居住的多。

胡振鹏:这次地震造成九江共1�3人死亡。前天(11月�3�7日)我赶过来后,就立即把资料调出来。死亡人数,我是一个一个对的姓名、单位、死亡原因。

《�31世纪》:据我们了解,九江市是中国5�5个重点抗震设防城市之一,也是江西省惟一的抗震设防城市,是江西省重点地震监视区。九江地震台的设备也相当精良,但好像地震之前没有任何预报。这是什么原因?

胡振鹏:地震预报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不是设备精良就可以预报到的,因为它是突发性的。短期预报更难,因为地壳运动看不见摸不着。但中长期预报我们比较注重九江这个地区,因为中长期预报是个很大范围内对地壳运动的监控。

胡振鹏:一般来说,强度地震应该有一些征兆,比如有水文、蛇跑出来、鸡鸭乱飞啊等等。但这次地震是中强震,前兆症状也不明显。

胡振鹏:预报具体什么时候地震确实很难,很难估计。但一般按照地震规律,这个地方发生地震以后,今后几年都不会发生了。

《�31世纪》:与国外的地震预报工作比较起来,我国的预报水平处于什么地位?

胡振鹏:应该说,地震预报最先进的还是中国。19�7�5年我们制定了短期预报方案,197�1年代,我们在人类历史上首次成功预报了1975年�3月�5日19时3�7分的海城营口大地震。恰好震前我国地震科技工作者做出了准确的中期预测和短期预报,各级政府采取了有效的防灾措施,有效地保护了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安全。

《�31世纪》:有人认为这次发生在九江的地震与三峡工程有很大关系。对此您怎么看?

胡振鹏:这两者根本不是一回事,那是瞎说。我是学水利的,专门研究水库引发地震问题。我分管抗震救灾工作已经七八年了,虽然建水库以后有可能引发地震,但这次地震,与三峡绝对没有关系。

地震要发生,首先要有一定的地质构造。地壳之间有活断层,有许多地震的发生正是由于这些活断层的重新错动造成的。地壳移动或撞击,就产生地震。

九江和三峡不在一个板块。我们这是东部的一个板块,而三峡工程区域,处于扬子地台和四川盆地的接合部,和九江属于不同的地域板块。所以三峡大坝绝对没有影响。

胡振鹏:九江地理位置特殊,在本区范围内有多条断层及断裂带通过,地质结构比较复杂。九江和瑞昌之间,是九岭山的隆起。九江地震基本上是发生在隆起和凹陷交界的部位。

九江还靠近庐山,这么一个平的土地上,突然拱出一座山,造成地质构造比较特殊。历史上来看,1911年庐山发生的5级地震和1995年�5月15日瑞昌市与九江县交界处发生的�5.9级地震,都与之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