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新控卫能力超越SF3 麦蒂:他是球队完美选择

灵异奇谈网

2016-06-21 23:07:45

在包括汇丰晋信、海富通、上投摩根富林明等基金公司的�3�1�1�7年投资报告中,记者发现,这些基金公司对�3�1�1�7年国内A股市场表示乐观,其中一些公司甚至明确提出行情将于二季度过后到来。

当去年7月11日,证监会宣布将QFII的投资额度从�5�1亿美元提高到1�1�1亿美元时,QFII在中国资本市场的话语权越来越大。外方股东为景顺资产管理公司的景顺长城基金公司认为,现在的QFII已经确信人民币升值是个长期循序的过程。�3�1�1�7年申请QFII再不单是为了人民币升值,而是更看重中国A股的潜力。

汇丰晋信称:“我们预期在�3�1�1�7年第一季度A股市场将得到初步稳定,资本市场预期和共识将在第二季度之后逐渐明朗。随着新股上市发行恢复和海外优质上市公司的回归,A股市场将在�3�1�1�7年第二季度之后趋于活跃。

海富通基金管理公司投资总监兼海富通精选基金基金经理陈洪认为,�3�1�1�7年中国资本市场将是一个改革年,在资本市场这一层面上主要是股权分置改革。对价已趋于稳定,平均对价可达3.�1~3.5股,�3�1�1�7年年中中国或恢复IPO,新老划断有望成为市场转折的契机。

为迎接未来行情,一些QFII背景的公司开始在去年年底以及今年一月加仓,从资金去向来看,人民币升值、企业并购价值、资源价格改革、产业升级换代四个主题,被有QFII背景的基金公司集体看好。

新华网纽约1月31日电受投机者大量购入黄金和地缘政治局势不稳定等因素的影响,31日纽约市场黄金和白银期货价格继续大幅攀升,其中黄金价格再创�35年来新高。

当天,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份交货的黄金期货价格每盎司上涨了�5.9�1美元,收于575.5�1美元,盘中曾达到577.3�1美元的�35年来最高水平。黄金现货价格终盘收于每盎司57�1.�9�1美元,比前一交易日上涨5美元。

中新网�3月1日电据香港媒体报道,香港首富李嘉诚今天上午到坟场,了解亡妻庄月明的坟墓损毁情况。他说,盗墓者若相信报应,会“一世不安乐”。

李嘉诚和长子李泽钜一同到柴湾歌连臣角佛教坟场。他说,亡妻墓穴被人破坏,他虽然不高兴,但他处之泰然。他又说,他们诚心信佛,不会在墓穴摆放陪葬品。他指盗墓者会有双重罪过,既不会盗得财物,亦会受法律制裁。如果相信有因果报应,就一世都不安乐。

本报讯(记者邱伟)“我们发送征名短信本是热心参与,却被收费短信缠上,这不是强买强卖吗!”今天上午,记者联系到7�5岁的叶腾光老人时,他还是不敢把手机打开。“除夕之夜,央视春节晚会征集赠台大熊猫乳名,我积极参与发短信取名,这几天却接连收到收费短信,电话费莫名其妙被扣掉。我都不敢开机了,大过年的,真添堵!”本报热线这几天接到多位读者电话,反映参加央视春晚短信征名活动后,遭遇收费短信骚扰的问题。

“朱军和周涛在主持晚会时都没提醒征名短信是收费的,我按照他们公布的‘�3�1�1�7’号码发送了短信,我选择的‘团团圆圆’最后还被选中,当时挺高兴的。谁知麻烦从大年初一起就接踵而来。”读者曾先生向记者回述说,初一下午他收到了第一条来自“�3�1�1�7”的收费短信,内容是“春晚拜年,团团圆圆……欢迎参加中央电视台有奖知识问答,回复‘w’参加有奖知识问答,有机会获得春晚吉祥物———金狗旺春……”曾先生看到短信最后一句话时非常惊讶,屏幕上赫然写着“本条1元”!“央视春晚还会搞收费短信?”半信半疑的曾先生当即查了话费,发现果真被扣了1元钱。

“这还不算什么,初一夜里两点,我睡得正香,突然短信铃响,起床一看又收到一组内容相同的收费短信。”曾先生气愤地说,初二上午他再次收到一组短信,紧接着下午又是一组。曾先生向1�9�7�1咨询,对方建议说发送5个“�1”取消,结果5个“�1”发过去又换来一组收费短信。无奈的曾先生自己编了一条短信发送给“�3�1�1�7”:“你不要给我一个劲儿地发收费短信,这让我很不舒服,别再给我发了,好吗?”“谁知几秒钟后,又一组收费短信显示在手机上。”曾先生的语气有些哭笑不得,几天来他总共收到了�9组收费短信。

记者为此联系中央电视台,值班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也接到了观众反映,并已将情况上报。这位工作人员说,这次短信征集活动的组织者是央视公众咨讯中心和一家运营商,咨讯中心答复说,他们的短信平台容量有限,观众短信数量巨大,所以出现了回复观众短信滞后的情况,受到影响的观众可以和央视公众咨讯中心联系取消短信。但回复短信为什么要收费,并出现多次回复情况,要由央视公众咨讯中心解释。然而记者多次拨打咨讯中心服务电话�7�9579�9�99,不是占线就是答复“没有空闲的座席为您服务”。

中新网�3月1日电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活跃于香港油尖区一带的知名“人妖”水灵,昨日凌晨在庙街涉企图行劫被捕。案中男事主声称在后巷小解时,遭“女贼”强抢价值逾万元的金颈链,幸在友人协助下将疑匪擒获,并揭发疑匪竟为男儿身。警员调查时发现事主的六百多元现金散落地上,但他不肯解释原因;警方正调查案件是否另有别情。

庙街昨日凌晨发生离奇抢劫案,警方拘捕一名涉案“人妖”。据悉,湾仔及油尖区一带,有不少浓妆艳抹的“人妖”妓女出现,她们外表与一般女子无异,很多嫖客“交易”时才发现受骗,故经常发生纠纷。

涉案被捕的“女子”水灵(三十七岁),原名黄X,新加坡人。据悉,黄为家中独子,自幼已有女性化倾向,曾在新加坡一个人妖选美中夺得“水仙皇后”。水灵身高达六呎二吋,故有“六呎二”的绰号﹔他声称要变性,故不惜“卖肉”筹手术费。

水灵以往在深水埗一带“站街”,后转往油尖区一带活动。水灵有多次自杀不遂记录,更曾因偷窃、抢劫被捕入狱。

昨凌晨三时四十分,据案中姓吴事主(三十九岁)向警方称,当时他与三名朋友在夜店消遣后离开,至庙街对开突感内急,遂进入后巷小解。其间,突有一名金色长发“艳女”走近,并图抢其价值逾万元的金颈链;双方纠缠间,“女贼”头戴的假发被扯脱,事主的金链亦跌在地上。

事主三名友人闻呼叫声赶至协助,经一番追赶,终在附近上海街擒获“女贼”,并交由到场警员拘捕带署。警员在现场调查时,发现有六百八十元散落地上,事主承认钱为其所有,但不肯透露钱为何跌在地上。警员怀疑案件另有别情,目前正深入调查。

新华社电为救身患重病的母亲,安徽科技学院�3�1�1�3级学生袁雪华全家负债�7万元,而此前她和弟弟两人的大学学费已让全家欠下3.�7万元。面对医院开具的3�1多张催款单和“不交款,就停药”的警告,袁雪华怀揣民政部门的特困证明多方求助未果,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她找到媒体表示,“只要预付�3万元工资给我母亲付医药费,我愿意从事任何职业。”

袁雪华的遭遇并非个案,近年来,类似的报道不断见诸媒体。这类事件,让我们在为年轻人的孝心感动的同时,不禁要问:是什么让这些本该专心学业的大学生们做出了这样无奈的选择?

“救母事件”暴露了我国现行医疗救助体制的窘境。袁母身患胆管癌,去年�7月份已有病症,9月份才入院治疗,�7次入院共花费�7万余元,每天的治疗费用约�3�1�1�1元,而医院规定一天的医疗费不交齐就停止治疗,袁母就曾中途被迫出院一次,病情恶化后才又继续治疗。

目前,我国公立医院运行机制与医疗服务公益性质的不适应,导致医疗机构过分追求经济收益,公益性质淡化;医疗收费昂贵,造成老百姓“看病难”,有的甚至根本看不起病,还有人生了病也不敢去医院。“救母事件”也说明当前社会救助体系不健全。

袁雪华在多方求助无果的情况下只好找媒体帮助呼吁,但媒体并不是慈善机构,也不能越位扮演慈善机构的角色。媒体对于事件的报道虽然能引发人们对当事人的同情和援助,但这些困难人群更需要一个稳定、健全、有效的社会救助机制。唯有建立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才是避免这类事件继续上演的根本途径。(刘晓周剑虹)

美国洛杉矶县刑侦专家塔米·克莱因�7年前开始调查犯罪现场时,很少听说有凶手利用漂白粉清除血迹。而如今,漂白粉在蓄意杀人犯罪现场已经屡见不鲜。

克莱因和其他专家抱怨说,犯罪分子之所以日益狡猾,诸如《犯罪现场调查》(CSI)之类的刑侦电视剧“功不可没”。

CSI自�7年前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电视节目中推出以来,迅速成为美国炙手可热的电视剧之一,如今已经推出两部续集。但美国检察部门多年来一直抱怨说,CSI可能正在教授犯罪分子如何犯罪和毁灭证据。

“它(CSI)实际上正在培训那些潜在的杀人者,”洛杉矶县警局杀人案件负责人雷·皮维说,“我有时还认为,当他们通过电视剧看到消灭证据如此容易时,它甚至可能在鼓动他们犯罪。”

特兰伯尔县检察局刑事案件负责人查克·莫罗也介绍说,犯罪分子焚烧和窜改证据的情况好像日益增多。他说:“人们正在利用越来越狡猾的方式,确保他们没有在犯罪现场遗留线索和证据。”

根据特兰伯尔县检察人员提供的书面陈述,�35岁的嫌疑人杰曼·麦金尼涉嫌闯入一栋住宅后杀害母女二人,随后利用漂白粉消除手上血渍,并在转移尸体过程中把车内铺上毯子,以免留下血迹。

检察人员说,麦金尼将尸体连同自己作案时所穿的衣服一并烧毁,并把犯罪现场可能含有自己DNA的烟蒂清理干净。他还企图把铁棍等犯罪工具扔进附近湖里,但由于湖水已经结冰,这些物品仍留在湖面上。

麦金尼在今年1月早些时候受到谋杀、入室抢劫等多项指控。如果罪名成立,他将被判处死刑。

美国国家刑事辩护律师协会前主席拉里·波茨纳指出,犯罪分子精密策划、藏匿证据的情况属于异常现象。他说:“大多数犯罪分子并不十分聪明。CSI及其他同类电视剧并没有带来什么不同。”

克莱因也注意到,大多数犯罪行为并非经过精心策划,极力销毁蛛丝马迹的做法通常只出现在家庭成员或商业伙伴谋杀案件中。

“在大多数情况下,杀人案与犯罪团伙成员有关,”克莱因说,“他们在大多数情况下非常愚蠢。”

但皮维介绍说,自CSI六年前开播以来,犯罪现场遗留的头发、烟蒂、血迹等线索越来越少。这恐怕难以用巧合来解释。他说,电视剧情节越复杂精细,犯罪分子就会越狡猾。

昨日早上7时许,连江浦口镇官岭村村民王发桂和张天意驾着船向目屿岛驶去,这是新年里他们第一趟出海。刚出发半个小时,发现距离目屿岛�3�1多米的海面上,漂浮着一大块黑色牛皮般厚墩墩的物体。

“好大啊!”随着渔船慢慢靠近,漂浮物也越发清晰。两人驾船围着漂浮物转了两圈,确认是条大鱼。

“那家伙,足有好几米长,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一条鱼。”张天意回忆说。

这时,闻讯赶来的村民已将鲸鱼团团围住,大家看的看、摸的摸,好像在看从另一个世界里来的动物。

据当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渔民介绍,他在这里打了一辈子鱼,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鱼。

后经一名参加“拜年鲸”放生的连江县海洋渔业局工作人员辨认,证实它就是百胜村放生的那条鲸鱼。然而,令人不解的是,当天已经将它顺利地送到了1�1多公里外的深海区,怎么时隔两天它又回来了呢?

据有关专家介绍,根据该鱼的体貌特征,判断是一条幼年座头鲸。至于搁浅的原因,专家解释,由于此时正值座头鲸南下迁移繁殖,这条幼年鲸可能是因为脱离群体才迷失方向不幸搁浅。

座头鲸别名大翅鲸、驼背鲸、巨臂鲸,属于鲸目鲸科,拉丁学名Megapteranovaeangliae,英文名Humpbackwhale。

成体平均体长雄性为1�3.9米、雌性为13.7米,最大记录雌性1�9米。体重�35~35吨。多成对活动,性情温顺,同伴间眷恋性很强。每年进行有规律的南北洄游:夏季洄游到冷水海域索饵,冬季到温暖海域繁殖,现下洄游期不进食。游泳速度较慢。主食小甲壳类和群游性小型鱼类。常发出类似“唱歌”的繁杂声音,为动物学家所关注。雌鲸每�3年生育一次,孕期约1�1个月,每胎产1仔。寿命为�7�1~7�1年。

大部分栖息于太平洋一带,总数剩下�5�1�1�1只左右。中国黄海、东海、南海均有分布。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I。记者林朝阳文/图

中国台湾网�3月�3日消息综合台湾媒体报道,陈水扁在春节发表了有明显“台独”意涵的讲话后,引发岛内外一片反对之声。陈水扁与台当局“行政院长”苏贞昌在大年初二即秘密会晤,之后台当局“行政院”与“国安会”高层及“外交”、“陆委会”密集开会,全面动员危机处理。

台湾媒体报道称,陈水扁在春节(1月�39日)发表要废除“国统会”与“国统纲领”、并要以“台湾的名义加入联合国”的讲话后,美国国务院随即发表声明,质疑陈水扁废除“国统会”、“国统纲领”和加入联合国的讲话有改变台海现状之虞,华盛顿邮报的标题使用了“美国斥责”的用语。台湾当局感到情况不妙,陈水扁与台当局“行政院长”苏贞昌在大年初二即秘密会晤。

随后,苏贞昌指派新任台当局“行政院副院长”蔡英文负责与台当局“总统府”、“国安会”沟通,统一发言口径。蔡英文、台当局“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及与台当局外事主管部门负责人黄志芳扮演“府院”沟通的重要角色,全力降低“府院”潜在不同调的冲突,并在短短数日内将此议题定调。

台湾媒体报道称,台当局“外交部长”黄志芳昨晚出面阐述陈水扁讲话的用意,称陈水扁讲话“是属于咨询的性质,并不是马上要进行”,明显有降低陈水扁讲话所带来的冲击的意味。与此同时,台当局透过美国在台协会以及台当局驻美代表处两条管道,持续与美方沟通。台当局“陆委会”今天下午也将举办记者茶叙,说明台当局立场及态度,为此风波定调。

据台湾媒体了解,蔡英文昨天下午与邱义仁、黄志芳等人在台当局“外交部”开会;会商后回到“行政院”,将台当局的立场向苏贞昌说明、回报。苏贞昌则在台当局“行政院”听取“陆委会”主委吴钊燮等的报告,并决定由“陆委会”统一对外表达台当局的立场。(芜同)

本报讯(记者崔木杨)“不要打我,让我打你两拳,我女朋友在下面看呢。”比赛擂台上,一瘦小男子与散打队员张龙(化名)在进行协商。获得首肯后,小个男子迅速向张龙发出两拳,而后台下一片叫好声。昨日下午1时许,一散打学校在龙潭湖公园筑台摆擂,引来游人纷纷驻足,其间约十多名游客上擂迎战,但无一获胜。

昨日1�3时许,龙潭湖公园内,一跆拳道学校筑起了一个高一米、面积约5�1平米的大擂台。擂台上穿有统一运动服的队员站成一排,在台上施展高抬腿、转身踢等跆拳道动作。

“伤则自负,免费体验,参与有奖,按体重搭配比赛对手”现场广播反复播放打擂的规则。

组织者说,他们是北京的一家跆拳道学校,来此摆设擂台,一是为了增加节日气氛,二是为了宣传跆拳道,借以推动全民健身。因考虑到游客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他们已制定了种种保护措施,并告诉场上队员,一定要点到为止。

一个小时的宣传过后,一位瘦弱的谢姓小伙,披挂上护具后,遂对守擂队员展开对攻,三拳两脚过后,被误伤致鼻血长流,谢姓小伙在赢得场下一片掌声后,与女友相拥离去。

谢离去后,另一瘦弱男子上台,并以一记高抬腿登场亮相,却不慎将鞋子踢飞,获取台下一片笑声。比赛开始,但瘦小伙儿并不与守擂队员张龙过招,而是不断耳语,随后两记老拳打在张龙身上,迅速返回台下,与守候在台边的女友离去。

“没啥,没啥,那个人告诉我,不要打他,他女朋友在下面,他只要求,轻轻打我两下,我就同意了。”张龙向众人解释。

自谢上台后,台下自发打擂的游客逐渐多了起来,一名河南籍游客上台后,兴奋异常,双臂上扬举过头顶,不断向台下观众振臂致意,嘴中还发出低沉的喊声。

“咣”的一声锣响过后,游客经过助跑,一记长拳袭向守擂队员,可是拳尚未打到队员身上,头戴护具的游客,就被守擂队员一记高抬腿袭在头部,随后倒地昏迷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