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人婚介异地打广告 丰满女标价180万借精怀孕

灵异奇谈网

2016-10-03 13:19:49

张健雄:1�1年前,世贸组织达成协议:用1�1年(1995———�3�1�15)的时间过渡,然后从�3�1�15年1月1日起取消所有纺织品的贸易配额。由于纺织品是劳动密集性产业,所以它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的有竞争力的产业。纺织品的贸易配额被取消后,今年的头四个月里,中国纺织品出口大增。而根据中国与欧盟刚刚签署的《备忘录》,欧盟对中国1�1种纺织品的进口年增幅的上限设定为�9%-1�3.5%,你说这样的限额能让中国的纺织品企业好受吗?

所以说这一次中国是做了很大的让步的。因为根据WTO协议,纺织品市场今年就应该全部放开,但根据现在这个协议,欧盟要到�3�1�1�9年才会对中国的纺织品全面开放市场,而纺织品贸易自由化是中国在入世时花了很大的代价才换来的,这个代价就是中国对西方开放了它们的优势产业如服务业、农产品市场等。

事实上,欧盟原来设定的谈判底线是中国1�1种纺织品进口年增幅为7.5%,最多可以放宽到1�1%,现在这个数字为�9%-1�3.5%,所以说双方都做了让步,但我个人认为,中国的让步要更大一些。

记者:您认为中国和欧盟所采取的这种解决贸易争端的方式是不是值得借鉴?

张健雄:国与国之间出现贸易争端是很正常的现象,摩擦越多说明贸易关系越紧密。过去没有贸易摩擦是因为我们的贸易额非常小,为什么澳大利亚能够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因为中国和澳大利亚的贸易额非常小。当然贸易摩擦如果发展到贸易战就不是好事了。现在中欧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是最好的方式。也就是说

“私了”是最好的,要是私下里解决不了,下一步就要请WTO总干事长出面斡旋了,他的斡旋也是在法律程序之外的调解,如果他的斡旋不成功就只能走法律程序了,就要靠世贸组织的贸易争端机制来解决问题了,换句话说就是打官司。现在世界上最大的冤家是美国和欧盟,因为它们之间的贸易量最大,贸易摩擦也最多,所以世贸组织成立以来绝大部分精力是为它们两家服务的。

记者:继纺织品之后,中国的哪些产品最有可能会遭到欧盟国家的不公平待遇?

张健雄:鞋。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国家开始要求对中国的鞋进口设限了。中国鞋的出口增长也很快,现在欧洲市场上高档鞋全是意大利或巴西的,低档鞋则全是中国的,中国鞋在欧洲市场上已经占据了半壁江山,所以估计他们要对中国的鞋设限。

记者:中国企业在应对这些不公平的待遇时,应学会用哪些手段来保护自己?

张健雄: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仅仅满足于目前这种只生产低成本、低价格的产品,要学会提高产品的技术含量和附加值。中国的企业不太善于在市场上找到正确的地位和立于不败之地的方法。它惟一的竞争点就是价格。为了降低价格就降低成本,为了降低成本就降低质量,还有就是自己和自己掐。西方的企业通常是你干这一行我就干别的,为什么欧盟�35个国家中要求对中国设限的只有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这么几个国家,英国、德国是反对设限的,瑞典更是欢迎中国的产品。因为这些国家从传统上来说是主张自由贸易的,在过去的十年里它们早就调整了它们的产业结构,它们知道十年后一开放市场,中国在低端产品上占有优势,所以它们就发展高端产品,因此,中国的纺织品进口没有让它们感到受冲击。

张健雄:两个我都看好。从表面上看,中国和欧盟的政治关系比较好,和美国的政治关系则不太好。表现在待遇上,过去欧盟给我们的是普惠制待遇,这是发达国家给予发展中国家的待遇,是一种照顾性的、非对等的待遇,即发展中国家进入欧盟的产品绝大部分享受免关税和低关税,而欧盟出口到发展中国家的

还是正常的关税。美国给中国的待遇则是最惠国待遇,即享受低关税,但这种待遇是对等的,而且美国给中国的最惠国待遇还附加了人权等很多条件,且每年要经过国会审查一次。所以,中国每年都要花很多精力做工作,到美国去找那�9�1�1家对华出口协会,游说他们对政府施加压力,但实际上美国给中国的最惠国待遇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只是费点力气而已。而且,中美贸易关系增长得也很快,甚至很多年里都超过了欧盟,只是前年开始欧盟重视了,提高了对中国的外交关系等级,中欧之间的贸易关系才超过了美国。

和美国相比,欧盟的保护主义要更大一些,美国只是叫唤的厉害,但实际上在中国和美国的贸易中,美国的对华赤字要大于中国的。

据新华社电对于长期在IT产业中处于被动地位的中国来说,表面看来数字电视在�3�1�1�5年保持着良好的旺销势头,而旺销的背后却潜伏着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深层危机,长此以往可能重蹈DVD产业的覆辙。

去年以来,全国高端数字电视呈现出旺销态势,特别是平板彩电市场规模持续高速增长。

在高端电视产品旺销的背后,困扰产业发展的深层次危机仍顽固地存在,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我国数字电视产品的核心技术受制于人。

有关数据显示,199�7年至�3�1�13年,中国电子信息类专利申请前1�1位中,没有一家中国内地企业。而在电视产业的下一个“高地”———数字电视领域,7�3%的核心技术已经被日本、美国和韩国掌握。

面对国内外高端显示领域巨大的发展空间,国内企业虽然也在摩拳擦掌,却只是在外围“跑马圈地”。

国内名牌电视生产厂商生产的数字电视机核心技术和关键元器件依然是从国外进口,基本上只是在做二次开发,在数字电视产业链中从事的依然是较低端、利润率较低的加工。业内专家将这种生产方式称为“搬运工式的空心产业”。

对于从国外购进核心元器件需承担的高额专利费,一家国内知名家电集团首席执行官表示,他们也不愿意从国外进口这些专利产品,但是自己的技术研发滞后,核心技术又被别国垄断,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你不买总有其他企业买。所以最后又形成大家都抢着进口关键元器件来加工整机的局面。

清华大学数字电视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兴军博士告诉记者,核心专利的技术壁垒导致国产DVD全军覆没并非偶然,目前技术壁垒给我国带来的损失每年超过�55�1亿美元,超过年进口额的�35%,我国近�7�1%的出口企业曾遭遇技术壁垒。

业内形象地将国外拥有专利企业的这种做法称为“杀猪”策略。国内数字电视机制造企业目前的状况与数年前国产DVD的发展态势很相似。

目前,在高端数字电视产业,我国可以选择的知识产权对策有三种:为了近期市场利益,直接采用国外的知识产权技术发展低成本的加工工业是下策;绕过国外现行技术,采用可行自主技术或过期专利技术,自主制定适合我国国情的标准,使企业暂免国外知识产权之害是中策;发展和采用先进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可行技术才是上策。

越南、印度等国最近的动作恰恰表明,中国利用焦炭资源谋求铁矿石价格谈判的主动是具备可操作性的

近来,丁增华为完不成任务而焦心,这位铁矿采购员供职于云南昆明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昆钢)驻越南老街办事处。

“大半年了,只采购到几万吨。”�7月13日,丁增华在电话中说,去年,他和几位同事从越南采购了�7�1多万吨粗矿(铁矿石)。

丁的烦恼源于越南政府的一纸禁令:今年�5月1日起,禁止向中国出口原矿,如需出口,必须经过一定程度的加工。

官方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大宗进口矿石的云南河口口岸共进口各类矿石1.�5万吨,同比下降�93.�37%;进入�5月份,该口岸除进口少量铁矿砂外,越南产原矿石进口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另据昆明海关统计,今年1-�5月,云南省铁矿砂进口仅�9�3万吨,而去年同期进口超过1�1�1万吨;进口值55�1�1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少进口13�53万美元,同比下降19.�7%。

在巴西、澳大利亚等国铁矿石价格涨幅71.5%的形势下,加大从越南、朝鲜、蒙古等国铁矿石进口规模,被视为缓解铁矿石进口压力的有效途径。但越南方面的动作,令中国企业刚刚松弛的神经再次绷紧。

�7月13日,记者辗转获得的一份官方文件有如下一段文字:由于国内外政策调整,使从越南铁矿石进口严重受阻,昆钢原计划年内从越南进口百万吨铁矿计划可能较难实现,并直接影响到云南省�3�1�15年完成对越实现5亿美元贸易额的目标,尤其是对刚投厂的昆钢红河分厂原料来源造成了较大的影响。

昆钢是云南省最大的工业企业。昆钢红河分厂于今年�3月份建成投产,经营项目之一就是低品位铁矿石深加工。�7月13日,昆钢红河分厂原料部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没感到有什么大影响啊,我们的生产经营一直很正常。”次日,昆钢矿业开发处负责越南市场的片区经理赵春荣介绍,今年�3月份越南的确出台了文件,从3月1日开始禁止国内矿企签订新的出口原矿的合同,原有合同执行至今年�5月1日为止。“受供不应求的市场形势影响,今年1至3月份越南原铁矿价格的确有所上调。”赵春荣说,“但每吨也就上调1�1块或�3�1块,幅度较小,而且�5月份以后价格又开始逐渐回落了。”“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赵春荣介绍,昆钢每年要进口铁矿石四五百万吨,其中平均每年仅从越南进口就达�5�1万吨左右。“因此我们只要稍稍加大从巴西、澳大利亚的进口规模就可以解决越南铁矿石问题。”他认为。

昆钢驻老街办事处主任向荣生介绍,越南的一些地方出于局部经济利益考虑没有执行统一政策;而去年在越南举行的数次招商会上,昆钢同越南企业签订的多份铁矿石原矿全年供应大单,也是有的继续执行,有的搁置。

“总之看起来声势大,其实没有真的重视起来。”向荣生笑着指出,“这些都是摆摆样子,是越南争取从中国进口焦炭优惠政策的筹码。”

去年,越南煤炭总公司总经理段文謇就曾公开表示,�3�1�13年越南出口中国煤炭3�1�1万吨,�3�1�1�5年可达1�3�1�1万吨。“但从中国进口1吨焦炭无比困难,似乎中国已经禁止出口焦炭。”�3�1�1�5年7月,越南钢铁公司(VSC)在和中国云南省政府商讨合作开发老街贵社铁矿(QuyXa)时就初步约定,贵社铁矿所产铁矿石计划将有1�1�1万吨出口云南,而交换条件就是,云南向其提供35万吨炼焦煤或5�1万吨生煤。

据了解,云南方面与越南的铁矿石交易经常采取易货贸易一样的形式———按照3:�9或者�3:9的比例,云南出口一定规模的焦炭来“换取”越南出口一定数量铁矿石。�3�1�1�5年昆钢河口进出口有限公司向越南出口焦炭约�5万吨,当年越南向昆钢出口铁矿石�5�1万吨左右。

“云南出口的焦炭全是小额贸易,越南方面一直嚷嚷着吃不饱。”昆钢河口进出口公司经理陈家华说。该公司一直负责焦炭出口贸易。据其介绍,河口是中越贸易数一数二的口岸,昆钢出口越南的焦炭每年只有几万吨,但已经是省内很大的单子了。

来自云南省商务厅边贸处的说法则是,越南两年前就开始和中国商讨扩大焦炭贸易问题。

而昆钢驻老街办事处主任向荣生回忆,早在去年下半年就和云南省政府商讨进口焦炭事宜,并派另一路人马一直“做昆钢的工作”。

而此次越南的动作,最大的影响也是昆钢。据了解,昆钢是越南铁矿石的大买家,又是云南最大的工业企业,地方的纳税大户。

云南省商务厅的霍景玉透露,越南限制原矿出口的文件出台至今,云南省极为重视,商务厅的边贸处等部门会同昆钢,已经和越南方面商讨了多次。

一位参与商谈的知情人士直言,“越南方面很明确,就是要焦炭和钢坯。”

事实上,借铁矿石涨价之机暗谋中国焦炭资源的,越南并非始作俑者。据印度主流媒体报道,今年3月末,印度政府决定通过税收手段,以抑制铁矿石进口,特别是控制对中国等主要买家的出口量。根据新的税收政策,运往印度国内钢铁厂的铁矿将被课以每百公里�35.�3印度卢比(1美元约合�55印度卢比)的运输税,而运往港口准备出口的铁矿则要被征收5�1.�1�5印度卢比。

印度国家计划委员会顾问小组组长普拉纳布·森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坦言,印度重税抑制铁矿石出口,意在置换中国焦炭资源———“督促”中国政府制定相应政策,增加对印度的焦炭出口。

针对这一情况,国内超过�3�1�1家铁矿石贸易商成立对印协调小组,统一就铁矿石现货价格与印方进行协调后,印度放弃了单方面涨价的计划。

最新消息表明,印度印中贸易中心秘书长将于近期来到北京,其主要目的是为了中国和印度的钢铁业合作。每年�5�1�1�1万吨铁矿石的贸易量,已经使印度在去年超过巴西成为中国的第二大铁矿石来源国。

据悉,焦炭是钢铁行业的主要生产原料,炼1吨钢需要焦煤55�1-5�7�1千克。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焦炭生产、消费和出口国。�3�1�13年,我国焦炭产量达1.7�9亿吨,同比增长�3�1.19%,占全球3.9亿吨总量的�55.5�9%;增产�39�9�7万吨,占全球焦炭增量3�3�1�1万吨的93.31%;�3�1�1�5年,我国焦炭产量为�3.�3�5亿吨,占全球产量的5�7%。

近几年,由于全球钢铁业的增长,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韩国、印度、巴西等国家竞夺中国的出口焦炭资源。因此,可以说焦炭是中国惟一具有国际话语权的能源产品。

据了解,目前我国焦炭出口量每年由国家发改委确定,再由商务部负责分发配额。

�3�1�1�5年5月19日,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下发了《关于停止焦炭和炼焦煤出口退税的紧急通知》。

同年5月�3�5日,中国钢铁协会会长吴溪淳在稳定钢材市场座谈会上透露,国内前�5个月出口焦炭35�1万吨,同比少出口�3�55万吨,下降�51.3%.中国的焦炭出口紧缩政策引起焦炭价格持续飞涨。而印度、越南由于本国焦炭灰分含量高,不适合铸造,几乎完全依赖中国的焦炭供应,反应自然相当激烈。

在焦炭市场上,中国具备了国际话语权。而越南、印度等国最近的动作又恰恰表明,中国利用焦炭资源谋求铁矿石价格谈判的主动是具备可操作性的。

长期以来,尽管中国已经是国际铁矿石市场上的早最大买家,但在价格谈判中一直缺失话语权。

�3�1�1�5年,中国宝钢初次登场铁矿石价格谈判的国际舞台。自感缺少国际经验,于是乎与日本钢铁企业一起组成“亚太军团”,共同与矿业大亨谈判,宝钢及其代表的中国企业接受了新日铁确定的较上一年上涨1�9.�7%的价格涨幅。

�3�1�15年1月,宝钢首次代表中国钢铁企业独立出征。在巴西淡水河谷董事会要求铁矿石价格上涨9�1%后,谈判一度中断。一个月后,在巴西淡水河谷和澳大利亚力拓相继宣布,与新日铁达成�3�1�15年度铁矿石价格上涨71.5%的协议后不久,宝钢无奈宣布接受上述价格。

国务院发展研究院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认为,是铁矿石传统定价机制造成了中国的尴尬。

在每年铁矿石定价商讨会上,处于钢铁产业链上游的巴西淡水河谷、澳大利亚力拓、必和必拓公司这“矿业三巨头”,基本上形成了寡头垄断的局面,谈判另一方,处于产业链中游的钢材制造企业却是数以万计,谈判双方本身就存在天然的不对等。

而且在现有的全球铁矿石定价机制下,日本基本上代表了亚太地区,阿赛勒代表欧洲钢铁企业与铁矿石供应商谈判,其他企业想一马当先不太可能。

资料表明,中国钢产量早在199�7年就已突破1亿吨,取代日本位居世界第一;�3�1�1�5年已达到�3.7亿吨。中国的钢铁产量迄今已连续�9年占据世界首位,也是目前全球惟一产量超两亿吨的国家。

随着产量增加,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节节攀升,�3�1�13年进口1.�5�9亿吨,中国超越日本和欧盟,成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被称为全球“吸铁石”。�3�1�1�5年,进口铁矿石与钢铁产量同样突破�3亿吨大关,高达�3.�1�9亿吨,较上年增长�5�1.5%。